當前位置:首頁>資訊專區>行業動態>資訊詳情

北京最后一家國有煤礦將關停

來源:日期:2019-09-30


  “害怕嗎?”
  時常有人問安二同,深入地下百余米甚至數百米,不見天日,是什么心情。
  30年工作在“地面以下”,安二同退休時,他所在的木城澗煤礦也臨近了它的尾聲——1998年起,北京開始大規模治理大氣污染,并向燃煤污染宣戰。
  “戰爭”延續了20年。到去年,北京二氧化硫的年均濃度為6微克/立方米,相較20年前,降幅高達95%。
  礦上的工友相繼離開,老舊平房院里的煤棚拆掉了,鍋爐房不再燒煤。環保執法隊員“登高查煙囪”的頻次減少,更優的技術和能源成為了煤的替身。
  煤炭,逐漸淡出我們的取暖記憶。
  千年采煤史即將結束
  木城澗曾是京西最大的煤礦,1952年建礦投產,年產能最高時達170萬噸,職工最多時達7400多人,建礦以來,已為國家貢獻了煤炭資源7000余萬噸。
  北京采煤素有“發軔于遼金之前,濫觴于元明之后”之說。西部的門頭溝,曾是中國五大無煙煤產地之一,以煤炭為核心的礦業文化,在這里留下了深刻的歷史烙印。
  安二同是土生土長的門頭溝人。1980年,他26歲,來到木城澗煤礦,成為一名礦工。
  10年前,他開始退休生活。
  1960年到2007年,門頭溝地方原煤生產量在北京市煤炭終端消費量中平均占比63.5%。伴隨長期的礦山開采,山體巖石裸露甚至山體被挖空,自然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。后來,隨著首都經濟結構和城市功能定位的戰略性調整,門頭溝被賦予了“生態涵養發展區”的新功能定位。
  一場告別礦井、修復生態環境的大規模行動正式展開。
  去年底,木城澗煤礦關停,徹底成為記憶。荒蕪低沉的礦區讓安二同倍感失落,這“沉淀億萬年的烏金”承載著礦工們的青春。
  至今,門頭溝區陸續關閉了區屬全部270家鄉鎮煤礦、500多家非煤礦山、砂石廠。門頭溝最后一家國有煤礦大臺礦也將在今年年底實現關停,這意味著京西甚至整個北京將徹底告別自遼代至今上千年的采煤史。
  再也不用“囤煤過冬”
  8月下旬的一天,北京有了初秋的模樣。90歲的郭奶奶站在院子口曬太陽、剝洋蔥。
  她家住在東城區東廳胡同,大約3年前,東廳胡同啟動煤改電。
  郭奶奶手指著一處空地說,瞧,那兒以前是煤棚。每年9月,家家戶戶開始準備囤煤過冬。郭奶奶家一個冬天要燒500塊煤,她感覺很麻煩,“每天早起先用劈好的柴籠火,還要不停換煤,火不能滅。現在就一個開關,冷了就開,方便多了。”
  煤棚“舊址”現在空蕩蕩,旁邊綠植正盎然。除了更便利,郭奶奶覺得,煤改電后,煤渣沒了,環境干凈不少。
  干凈,也是謝蓓的感受。
  她住在西城白紙坊清芷園社區,家里有5間屋子。2013年,這片兒啟動煤改電。
  往年冬天燒煤,一年下來得用6車,每車400塊煤。她笑言自己不會燒爐子,結婚之前是父母幫忙燒,婚后這活兒輪到了愛人。
  用電取暖后,一個冬天下來,花費跟之前差不多,大概4000元左右。雖然電比煤貴,算上政府補貼,還是實惠了不少。
  2003年至2013年,北京一直推動中心城區和核心區的老舊平房“煤改電”。按照政策,“煤改電”居民均采用居民低谷試點電價,即調低低谷電價,降低居民用電取暖成本。
  除了在夜間取暖時享受較低價格,符合一定條件的居民還可以享受政府補貼。2013年后,農村地區啟動煤改清潔能源。
  換言之,北京民用散煤的治理,是把核心區的經驗,逐步往外輻射推廣的過程。其間,公眾環保意識不斷提升,大家漸漸改變生活習慣,為環境改善出力。
  燃煤發電成為歷史
  知春里鍋爐房和中關村知春分校緊挨著,像一對“難兄難弟”,共生共存。
  鍋爐房給周邊45萬平方米供暖,有3臺20蒸噸的鍋爐。往年一個供暖季需要用八九千噸煤。
  “2013年煤改氣后,學校是直接受益者。”知春分校新聞發言人肖文說,鍋爐房不燒煤了,全部換成清潔能源天然氣。
  長期以來,我國保持以煤炭為主的能源消費結構,超過80%的煤是直接燃燒使用,高耗低效燃燒煤炭向空氣中排放出大量二氧化硫、二氧化碳和煙塵,造成以煤煙型為主的大氣污染。除了家家戶戶的民用散煤治理,燃煤電廠和各類鍋爐,是北京燃煤源污染控制的兩大抓手。
  1998年開始,北京啟動中心城區小鍋爐改造。2009年起,城六區開始著手20蒸噸以上鍋爐改造。隨后,北京劃定高污染燃料禁燃區,至2018年底,北京平原地區基本告別了燃煤污染。
  煤改氣的路途中,少不了企業參與。
  2017年,燕京啤酒廠180蒸噸鍋爐全部完成煤改氣改造,告別燃煤。
  趙偉算了筆賬,煤改氣后,每年運行成本增加8000萬元。他是北京燕京啤酒公司總經理助理兼任裝備部部長,長期分管環保。“作為國企,要承擔社會責任,作好表率。”近年來趙偉發現,企業應急生產的次數少了,證明天越來越好了,“我們要留一點藍天碧水給下一代。”
  實際上,這種末端治理手段,起初廣泛運用于電廠。
  煤改氣前,北京地區電廠以除塵、脫硫等改造為主。2010年,北京啟動四大燃氣熱電中心建設,2015年,四大中心陸續投入使用,2014至2017三年間,北京削減燃煤量約850萬噸,并徹底結束了燃煤發電歷史。
  跟煤煙型污染作戰20年
  以往每年采暖季前幾天,晏向陽都跟隊友選個高樓登高瞭望,看哪兒有煙囪冒黑煙。他曾是北京市環境監察總隊副總隊長。1998年開始,環保部門每年都派人登高查黑煙囪,直到后來北京推廣污染物排放在線監控后,登高頻次才逐漸減少。
  2013年,北京發布清潔空氣行動五年計劃,啟動“零點行動”——夜查。冬天取暖,晚上負荷最重,加上夜里容易疏于監管、偷工減料,是檢測企業是否超標排放的重點時段。
  晏向陽說,雖然查得嚴,罰得狠,企業如果改造政府會有資金補助,“胡蘿卜”和“大棒”相結合。為了鼓勵改造,北京持續制定、完善壓減燃煤經濟政策20余個。
  1998年開始治理燃煤污染至今,北京跟煤煙型污染持續作戰了20年。20年,是7300多個日夜的久久為功。除了政策保障,還有一幫人為政策落實保駕護航。
  市生態環境局大氣處的張中平也是北京治煤的親歷者。
  “世界上沒有大規模改造的先例供我們參考,只能邊干邊摸索,摸著石頭過河。”張中平說,多年來壓減燃煤,每一個政策中的每一個細節,都經過了反復醞釀和協調。
  計劃怎么定、每年要改多少、能改多少?需要經過大量評估調研,這些跟氣源、電力設施以及當前相應的配套保障密切相關。然后,看大家愿不愿意改,如果不愿意,是否有一些不可克服的困難,比如資金不足,或者施工條件困難等。
  最終,還要看改后的效果,大氣污染治理到底有沒有實現減排。
  “只要定下來目標,氣源過不去,我們幫你找,路過不去,我們幫你想辦法。”大到資金鼓勵政策、小到工程節點,每一次進展,都是多個部門共同協商的結果,張中平已經記不清去過多少次現場,開過多少個協調會。“每天去兩三個現場,一年下來要跑上千次。”
  最難的莫過于燃氣管道的鋪設,路由選址尤其艱難。有的管道要穿河流、穿公園,需要得到相關部門審批,有的在山區,管道根本上不去。
  一個變化讓大家欣喜。
  以前推廣清潔能源改造的時候總有不理解的聲音,有人問,我祖祖輩輩燒了這么多年煤,憑什么讓我改?如今,有人問政府部門,別的地方都煤改電了,為什么還不給我改?
  晏向陽和張中平都認為,這是公眾對壓減燃煤工作的理解和認可,也說明治理有了成效,給大伙兒帶來了幸福感。
技術支持:洛陽網動天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本站網絡實名:礦山機械雜志 服務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 豫ICP備05001438號-2 
澳洲快乐时时